户籍咨询电话:0572-6633133 0572-6633135
 
户政聚焦
户籍制度改革舆情汇编
发布时间:2018-03-02 13:58:52 | 浏览次数:


户籍制度改革舆情汇编
2018年第11期暨两会专刊)

发布时间:2018-03-28 浏览量:3 信息来源:户政管理研究中心

1、媒体热议“逆城镇化”和“城镇化”协同发展

【信源】新华网、中国经济网、法制网、澎湃新闻、长江网、中国产经新闻网等 

【报道】37日,习近平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37  新华网)

中国经济网评论,习近平关于城镇化和逆城镇化关系的论述,不仅破除了人们对“逆城镇化”的错误认知,也指出了推进城镇化健康进行的正确方向,言简意核,理论深刻,意义重大,给出了一个更全面认识城镇化的新视角。城镇化不能以农业农村的衰落为代价。城镇化率提高,城镇人口增加,农村人口减少,农业的生产效率必须相应提高,因此迫切需要进行效率革命、质量革命和成本革命。现在的农村需要解决的是“留住人”的问题,农业产业化程度的提高、农业产业体系的重构、农业服务业的拓展细化,都需要大量的人才。引导鼓励人才向农村流动,从事新时代的新农业,这样的“逆城镇化”不可或缺。

澎湃新闻评论,现在我们很多城市很华丽、很繁荣,但很多农村地区跟欧美、日本等相比差距还很大。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会一边是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一边却是越来越萧条的乡村。城镇化必然是城乡协调发展的过程,乡村振兴应该与城镇化并驾齐驱、共同推进。 

法制网评论,“逆城镇化”正是对乡村问题的正面回答。逆城镇化不是不要城镇化,而是在继续推进城镇化的基础上,进一步解决好“三农”问题,实现乡村振兴。城镇化不是乡村对城镇的单方面输血,而是城镇化与乡村振兴两手抓,实现两翼齐飞。如此才能实现城乡融合发展的新目标。

长江网评论,城镇化不是抛弃农村,逆城镇化也不是走“回头路”。因为,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解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重要途径,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有力支撑,是扩大内需和促进产业升级的重要抓手,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而“逆城镇化”是城镇化的一个更高发展阶段。现在促进“逆城镇化”就要搞好乡村建设的空间规划,落实城乡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均等化要求,让还在农村的人享受城里人一样的公共服务。乡村振兴战略是“逆城镇化”的最好注脚,其目的是要让留在农村的人在乡村振兴战略中找到归宿,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不能出现“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的两极分化现象。

中国产经新闻网评论,城镇化是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而逆城镇化为城镇化建设打开了另一扇门。从农村出来的或原本就是城市人口的精英人才、青年才俊到农村去,发展产业,扩大产能,改造环境,提升农村现代化水平,把文明带入农村,激发农村活力,让城市和农村相得益彰、相辅相成。新思想引领新时代,这个“逆城镇化”为我们做出令人信服的印证。逆城镇化将是保障乡村振兴战略成功的最重要举措。“逆城镇化”能够创造条件使精英人才主动到乡村的大舞台上施展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让近年来大量减少的农村小学、农村初中逐渐恢复,让农村孩子从上学难的困境中走出,让数量庞大的青少年逐渐认识家乡的价值,让主动自愿留在农村的青年也能创造财富,实现人生价值。

 

2、代表委员建言新型城镇化

【信源】湖南日报、红网等  311

【报道】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今年再进城落户1300万人,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这1300万人进城,面临哪些困难,新市民同等权益如何保障?相关领域的代表和委员对此纷纷建言献策。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胡伟林说,中国的城镇化发展和美国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已经成为21世纪影响人类进步的两大事件。城镇化建设中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农村人口市民化。不是说人住到城里就是城镇化,一方面,外来务工人员与城里人还存在区别,捆绑在户籍制度上的社保、教育、医疗的障碍还没有完全铲除;另一方面,乡村相对落后的生活方式带来了不习惯和陌生感。就新型城镇化来讲,解决这些问题,一方面靠改革,另一方面靠托底。改革要积极推进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和户籍制度改革,让农村转移人口吃下定心丸;托底是要加大公共服务供给,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全国人大代表,山河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营销经理张晓庆说,产业工人怎么在城市生存下来是城镇化中最关键的问题。大量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落户,不仅是户籍地的一纸变更,还包括了农业转移人口进城就业定居,并同等享有城市居民享有的公共服务。在解决农民工就业、住房、维权等问题时,政府要做好顶层设计,出台有关政策时要把外来务工人员考虑在内。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民盟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杨君武。“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城市居民,这还只是城镇化量的进步,而所有的城市居民不管是否拥有所谓的城镇户口,都能享受基本公共服务、基本社会保障和普遍公共福利,这才是城镇化质的进步。”

湖南省政府参事、湖南商学院教授柳思维说,我国正处在城镇化高速发展阶段,但城镇化质量却不高,城市病日益凸显。最为突出的还是人的问题,即大量农业转移人口难以真正融入城市社会,市民化进程滞后;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进入城市的农民工还无法完成从传统农民到现代市民的转变。中国春节期间大规模的候鸟迁徙式的春运现象正是人的城市化未解决好的表现。人的城镇化滞后于土地城镇化的原因,主要是在城镇化推进中重物轻人、重增长轻服务、重速度轻质量。柳思维认为,要加强对农业转移人口的精细化服务、人性化管理,使进城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尽快享受公平的发展机会,在就业、医疗、教育、文化等方面全面融入城市生活。柳思维建议,应以公共租赁住房为重点,扩大城镇保障住房覆盖范围,逐步将住房困难的中低收入农业转移人口家庭纳入保障体系,同时加快城中村和棚户区改造,建设廉租房。

 

3、为留守儿童进城创造更好条件

【信源】中国教育报 312

【报道】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表示:“我们现在推动城镇化建设,千方百计让进城务工人员能够在城市稳定地工作生活,孩子能进城的随着进城,解决留守问题。”

让能进城的孩子随着家长进城,这是从源头上逐步减少留守儿童的重要策略。对进城务工人员来说,把孩子带在身边,考虑的主要是孩子接受义务教育以及参加中高考的问题。2008年以来,有关部门相继建立健全有关政策,为随迁子女在城市入学创造了更为便捷的条件。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共1394.77万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就读的比例近年来一直保持在80%以上。从2017年起,随迁子女100%纳入义务教育“两免一补”补助范围。但尽管如此,我国还有数量比较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不是进城务工的父母有条件却不愿意把孩子带在身边(当然也有极少数父母不愿履行监护责任),而是缺乏现实条件,随迁子女在城市求学、升学还存在一定门槛。要让更多孩子能随父母进城,就需要设身处地为进城务工人员着想,进一步降低接受义务教育和完成义务教育之后的中高考门槛,让随迁子女享有平等的同城入学、同城升学机会。

就接受义务教育而言,建立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是很大的进步。但需要注意,有的地方办理居住证的门槛还比较高,一项针对落实居住证政策的调查显示,46.4%的受访者希望进一步降低办理居住证的门槛。另外,在随迁子女入学时,有的地方教育部门还在居住证基础上提出其他要求。有些在城市出生、上幼儿园的孩子,在达到入学年龄时,却因无法满足入学条件,而被父母送回老家,或者到入学条件要求相对较低的临近省市读书。

我国异地高考从2013年起破冰,为部分随迁子女一直能在城市学习、生活,打开了方便之门。而要全面破解这一问题,需要推进高考录取制度改革。2014年启动的新高考改革,为进一步促进高考公平奠定了基础。

北京一家公益机构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显示,农村学校学生中,因父母均外出而无人照料的留守状态学生占比近三成。而这些儿童中,超一成农村完全留守儿童与父母一年见不了一次面;另外,有11.4%的学生反映父亲或母亲最近离世,但7.9%的学生选择其对自己“几乎没有影响”,只有1.1%的学生选择“重度及以上影响”。

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习近平总书记语重心长地说:“家庭人伦等值得珍惜的东西,在城镇化过程中,在农民进城的大迁徙中受到了冲击。这个冲击不可避免,但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泯灭良知人性。”这对全面、精准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要用良知人性,直面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困难和阻力,让每一个孩子拥有健康的成长环境,享有家庭的温馨,以及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作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熊丙奇)

 

4、安徽:回家渐成打工者人生新走向

【信源】安徽日报 312

【报道】根据安徽省统计局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全省外出人口回流8.5万人,占当年常住人口增量的14%。自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以来,已连续第五年出现人口回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根据安徽大学人口研究所提供的一项抽样调查报告显示,安徽流出人口回流意愿强,47.6%的被调查者有返乡意愿。就业、收入、家庭、医疗、教育等是吸引人口回流的主要因素。

“人口回流释放出积极的产业发展信号,意味着资本、技术、劳动力的回流,丰富的人力资源优势正在逐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安徽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顾辉认为,安徽省的人口回流是我国产业梯度转移的结果,中西部劳动力密集型企业逐渐增多,用工需求旺盛,随着要素市场的全国流动,省内的劳动力价格也在逐渐上升,吸引了劳动力回流。同时,根据劳动力转移的推拉理论,劳动力回流的拉力在逐渐上升,吸引更多劳动力回流,对于提升县域经济,缩小城乡差距具有重要意义。

省内流动逐渐增加,合肥等重点城市吸引力增强。合肥在全省的首位度在上升,目前占全省GDP1/4,经济发展对劳动力的需求吸引了省内劳动力向合肥流动,合肥成为全省为数不多的人口净流入城市。虽然全省的劳动力回流释放出积极信号,但省内发展还不平衡,皖北地区劳动力人口多,但是经济发展对劳动力需求仍然不足,皖江地区私营经济发展活跃,对劳动力需求旺盛,劳动力缺口大。

安徽大学人口所副教授孙中锋认为,吸引皖籍人口回流和外省人口流入,关键在于以产业发展带动人口集聚,促进农村转移人口向城镇集聚。此外,还应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统筹推进城乡养老、医疗、住房等社会保障领域重点改革,提高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水平。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户籍制度改革舆情汇编
 下一篇:户籍制度改革舆情汇编
备案/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6043276
版权所有:长兴县公安局办证中心  服务热线:0572-6633135  0572-6633133
地址:长兴县雉城街道锦绣路8号市民服务中心E区 邮编:313114
创意制作:杭州恒宣公关策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创世网络